2.14.2012

情书

“藤井树,你好吗?我很好。”

藤井树,这名字写着小樽的爱情与浪漫。
我一直认为,真正的爱情是平淡的,
正如博子给死去的未婚夫写的信,短短的九个字,却蕴涵了她于他怎样波涛汹涌的情感。
这种情感让她在藤井树死去的两年后依然对他念念不忘。

当她看见中学毕业留念簿上“藤井树”这名字,
忍不住给那个已经收不到信的人,写了一封不指望有回信的信,

但那封《情书》回来了,带着重重问号……


在情人这天,送给你!

祝快乐、幸福!

10.09.2011

我俩与月晕

星期天的夜晚,生平第一次看见所谓的“月晕”。这到底是什么自然现象,有兴趣的朋友请自行Google一下就可以了。对于鲜少天文常识的我来说,这番景象固然让学识浅薄的我被吓了一大跳。我和母亲呆呆的望着月亮,对话大概如下:

“妈,这是天生异象,明天不会是世界末日吧!”

“没关系,如果是世界末日,也逃不掉。”(妈抱着我)

“妈,这会不会是外星人要降落前的征兆?如果等一下我们头顶突然洒下一道白光,然后我们就这样被捉走,那该怎么办?”(我回抱妈妈)

“鹅鹅,别担心!如果外星人捉走我们俩,至少我们俩是在一起的啊!”(妈再抱紧我)

“那我们留下弟弟一个人在地球,他怎么办?” (我再回抱妈妈)

“鹅鹅,你真的想太多,早点睡吧!”

是哦,应该是我想太多了。未来的敏洁会多读点书,多关心一下地球表面的天文运动,补充常识,希望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晚安!

忧郁的星期天

特别会在星期天点选Billie HolidayGloomy Sunday来听,其实这没什么特别用意,就像星期六的夜晚会听Suede的《Saturday Night》,是一种习惯,一种理所当然的选择,忧郁的旋律来自Rezso Seress – 一位匈牙利作曲家,关于他的故事很多,有人说……

他一生贫穷,

他怀才不遇,

他是犹太人,

他经历二战,

他在纳粹的集中营活下来(但他母亲没有他幸运),

他忠于国家,

他婉拒美国绿卡的诱惑,

他沦落到风月场所卖艺,

他依然怀才不遇,

他依然贫穷,

他最后写了这首歌,

他最后患了忧郁症,

他最后从窗口一跃而下……

他的最后,其实很大部分的人差不多,都是深埋在不见天日的黄土之下。半个世纪之后,他的音乐依然在人间流传,沉重的旋律让人透不过气。

这个星期天,我在练琴,特意挑了这首曲。指法等技巧都不难弹,但很难领会其神韵,生死议题我到底了解多少?死亡与生存仅在咫尺,为离开的人祝福,为活下去的人加油。或许是因为看见他们的痛、他们的遗憾、他们的缺陷,所以特别珍惜流向我的幸福和关爱。

这个星期天,我选了它,以轻快的方式呈现,因为想看到彩虹,定必要忍受下雨,忧郁会过去的,对不?


10.01.2011

白芳礼老人去了

车轱辘驮起永远的丰碑白芳礼留下的三样宝贝:三轮车 收音机 小黄莺

2000年,老人将近89岁了,脑力、体力衰退得厉害,一双摆小摊的手再也摆不动了。他把摊位退了,每天端着一个铁皮饭盒,在火车站附近给人看自行车。

2001年,白芳礼捐出了最后一笔钱。90岁的他把一角两角的零钱装在一个饭盒里,存够500元后又捐了出去。捐出这笔钱以后,老人说:“我干不动了,以后可能不能再捐了!”这是女儿白金凤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父亲说打退堂鼓的话。

如果按每蹬1公里三轮车收5角钱计算,老人奉献的是相当于绕地球赤道18周的奔波劳累。为了让贫困的孩子们能安心上学,白芳礼老人几乎是在用超过极限的生命努力支撑着。

若在街头看见他蹬车。那身影让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心疼他日晒雨淋的,别人看着还以为是无儿无女的孤老头。你说他到底为了什么?可他说:“你甭管,别惦记我,我挺好的。我这样活着,我觉得特别自在。”

如今,白芳礼老人安详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停在他家楼下那辆老旧的三轮车,离开了那些他曾资助过的学生们,那些怀抱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观念追逐私欲的人,是否能够理解、体会到老人那种高尚的快乐与幸福?那些哀叹自己并非没有为善之心只是没有为善之力的人,是否也该想想,我们难道不比白方礼老人富裕,我们难道不比白方礼老人强壮?在物欲横流的世界,商业化泛滥的时代,我们是否还应该坚持什么?

资料整理自:搜狐网《白芳礼老人去了》

9.15.2011

是为了一点心跳

我的惰性,其实只比非洲森林象小一点点而已,

我的懒散,其实只比蜗牛轻一点点而已,

朝九晚五,我像一只啃噬文字的白蚁,在字里行间冲锋陷阵,

偶尔,会看漏眼,犯点小错,受点轻伤,但还OK

非洲森林象有一个梦想,就是沿着东非大裂谷,一直走,走向大海;

蜗牛也有一个愿望,希望能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

结束白天的工作,开始每天夜里的写作,

那些没有稿费的故事,那些根本不赚钱的文字,

我在想,这到底为了什么?是为了一点心跳,还有……

抢在时间将回忆刷白前,留住先辈留下的蛛丝马迹,

远离风华雪月,甚至把自己放小,才发现原来世界那么大,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