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8.01.2008

野武

北野武,一个右脸神经麻痹不爱笑的男人,他的暴力美学在屏幕上散发着与 “π”相近的电波,狠狠地刺激着我的左脑,让理性的控制与压抑失序。
每次看完他的电影,绷紧的神经就像冰淇淋般融化。仔细研究之后,我发现…其实自己是蛮暴力的,一种隐藏式的暴力,外表压根儿看不出来。
北野武的电影中经常出现被压迫的人物和扭曲的个性,那种“痛”和“幻灭”由外至内蔓延,像大树的根把我牢牢地盘住。对我而言,这些主人公们就像春天那等待凋零的樱花,无论是坏孩子的天空》里的安藤政信、《大逃杀》里的班主任,还是《玩偶》里的佐和子,都逃不过宿命。
现实的威迫让人类对生活绝望,死亡既是宿命,也是解脱。冗长且缓慢的镜头运作仿佛也展现了生活里的一种“慢”,如果存活是苦的,死了可能还更痛快,于是心中经常这么默念着:“去死吧!去死吧!”。即使你是理直气壮地选择求生,这个世界也不见得有足够宽阔的土地让你勇往直前,纵然侥幸保存性命,未来日子苟且偷生才最难熬,是不?
呵呵,放心,我还没有想要去死的意思。不过,我仔细再聆听身边的故事、长辈的故事、朋友的故事,渐渐了解生活里的那一种“慢”原来是残酷的,年华忽然流逝,樱花凋零,死亡是迟早的事。我是正在往死亡的方向活着,一边思考、一边接受上帝的嘲笑,自得其乐!

1 comment:

yongxiang said...

我也很暴力!!!
死?不要酱早啦。
人,我才做没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