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2.25.2009

萨骑马回味行


-->
姑妈,我只有一个姑妈。在她的家乡金宝,有一间小小的老家,她在那里出生、长大、结婚、生儿育女、丧夫,和那伴随生命而来的衰老。
小小的桂花村,承载了太多她的回忆。遗憾的是,我的童年并没有太多关于姑妈的片段。印象中,只有在学校假期才会想起姑妈,一位身材微胖,时髦的卷发的中年妇女,经常在假期的时候带着一些小朋友,大老远从金宝搭巴士到我家。大人说,那些小朋友是我的侄儿侄女。没错,是一群比我年长的侄儿侄女,在那小小的村子里,早婚依然是传统家庭的主流趋势。
左手一只面包鸡,右手一袋子的萨骑马,尽管幼小的我不曾到访,但对于金宝的特产却半点也不陌生,这些就是小时候的我对姑妈(近乎所有)的印象。
圣诞节,随着父亲回到他的家乡,在远离桂花村颇远的养老院里,我看见姑妈坐在的藤椅上向我招手,心里难免揪着发疼。小小的庭院里,大多是风中残烛的长者,疾病、瘫痪……衰老让这群老人的个性看起来十分怪异,在墙角自言自语,苍老的躯体里仿佛住了一个空洞的灵魂。
年迈的姑妈,在新环境里像个勇敢小飞侠,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她尝试接纳另一种生活方式,省却了家人的担忧,也让她自己变得更加坚强。
从吉隆坡到金宝,相隔169公里,一来一回,改变了我对姑妈的印象。对我而言,她既是那位大老远从金宝搭巴士到安邦,送上好吃的萨骑马;同时,她也是一位勇敢的小飞侠,在暮色中飞过,让天空多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祝福姑妈身体健康、快乐!

2 comments:

老颜 said...

拍得好,老街看起来就很有人文味道。

Kit said...

老街本来就很有味道,
是匆匆而过的人难以发掘,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