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07.2008

九月初九

爷爷,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看九皇爷送神吗?
怎么最后剩下我一个人,
你却自己登高去了呢?

天气变幻莫测的九月让我想起爷爷;九皇爷的庆典也让我想起爷爷。
三年前的八月三十,和爷爷说好去看接神游行,结果却因为我爽约,去不成;
三年前的九月初二,为了向爷爷赔不是,于是说好陪爷爷看九皇爷信徒们接元帅回庙,结果却因为爷爷身体不适,去不成。
生活里太多“说好了”的事情都来不及实践,然而,也有许多原来没有说好的事情瞬间发生了。
九月初九,是重阳,也是爷爷的死忌。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感应,爷爷在这天登高去了,如此突然,如此不告而别。
今天,原先和朋友说好一起去拍九皇爷送神活动,结果还是爽约了。说好了的事,其实并没有保障,聪明的你应该明白,不是?

注: 这是张照片是在爷爷的家里拍的。爷爷在这里度过了他最快乐和最难过的日子。自从爷爷离开后,这家被遗弃了,没有人再去看它一眼。每次当我想见爷爷的时候,双脚就不受控制地带我来到这里,推开门,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仿佛爷爷就在长廊的末端等着我。
尘封的家具、泛黄的地图、停摆的大钟、剩下大半的日历......还有这生锈的水壶。爷爷曾用它煮满一整壶的热水;热水泡成茶;热茶倒进小杯子里。我的小手接过杯子,暖了手,也暖了心。

2 comments:

累鬼 said...

你拍的静物还蛮有感觉的。

yongxiang said...

爷爷 ?! 公公 ?!
咦 ?
ok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