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1.06.2008

寒意

“如果梦足够真实,人没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笛卡儿与老庄都大声告诉过我,我没有在听。如今,我总算明白了智者们的提醒。

纷扰之中,小小的我招惹了满身无奈,原以为真实的事情变的不可思议,后来才发现这些经过氧化的所谓真实,个个都换了样,叫我辨不清、说不清,也无从说起。

乔宏叔叔生前在《女人四十》里有过一句精彩的话,他说,“你知道吗?人生啊,真的很好玩!”。不知所谓的痛在体内延伸,没原由地揪着我的头撞上那面空墙。好玩在哪里?与我无关的事一件件找上门来,一件、两件、三件、四件、五件…原本超级无敌简单的人事关系怎么落在别人眼中却变得如此复杂?

如果梦足够真实,人没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为了让自己免于沦落醉生梦死的境界,我决定不再为如此之事心存单纯之念。请你听一首歌,事情就算结束了,好吗?

大约在冬季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 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 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前方的路虽然太凄迷/ 请在笑容里为我祝福

虽然迎著风虽然下著雨/ 我在风雨之中念著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岁月里/ 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 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2 comments:

累鬼 said...

看得头晕脑涨,唯有靠“装死”和“耍赖”来敷衍过关好了。。。必要是还可以表演“碌地沙”。

yongxiang said...

梦里有 take 2,人生没 tak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