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7.2009

二十好几

“喂,大哥们,新年快到了!要瘦身的、要染发的、健发的……是时候密谋一番了”
最近总爱调侃那些久违了的学长,不时会SMS他们,提醒他们关于新年聚会的事宜。
昨晚,突然有忍者在树梢上扔下一张字条:“小姐,您也年近三十了,不要光说我们这些老人家,自己也得具备基本的自省能力”。
来去如风的忍者刺中了我的死穴。痛定思痛,我决定花一柱清香的时间去思索这如此重大的问题。
开始!
二十好几,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千禧年的光环下走出象牙塔,感觉自己好像顶着耶稣光,所说、所想的一切都势必要和上一代的老人家不一样。被寄予厚望的我们走到街上,社会都以为这一代的我们会特别醒目、特别有想法和冲劲。从梦中醒来,才恍然大悟大学生满街都是。不甘心,再去修个双学位、硕士、博士,一直相信父母亲的那句名句精华:“想当年我们没有机会,你们有机会的话,就一定要什么都学,越多越好。”
好不容易结束那远距离课程,踏入社会就遇见“经济泡沫”这些难懂的名词;身边的朋友都说死守的工作已连续3年没有调薪了,想炒了老板之际,又遇见“金融海啸”,身上确实带了几把刀,却没有一把利,抱着一堆文凭真的不知道是好运?还是好昏?
二十好几,已不是社会新鲜人,不会不懂不知道不再是我们的专利,错的时候,低头诚心接受批评(只要不是侮辱)是指定动作。再说,办公室政治的摩天轮、卡位战又轮不到我们,就算再委屈都还得要撑住。“草莓族”这标签真的不是我们喜欢的代名词,真的痛不欲生时,允许自己低头流几颗眼泪,然后抬头等待2009的奇迹,不然这样,又能怎样?
半柱香已去……
在地、外地、独居或与父母同居都各有好处。同一屋檐下,自然省去缴屋租的烦恼,但笑中带泪的事情也不少。周末狂欢,一心想要来个crazy Friday,未到三更,母亲大人的简讯就来了,打开一看:“亲爱的女儿,怎么还不回家?妈妈担心你啊!早些回来休息吧!”。收起电话,正值高潮的派对匆匆结束,留下空酒瓶和冷冷的心。二十好几,玩耍的力气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毕竟二十好几的我们都不再奢望成为灰姑娘,也不想送自己一座牌坊,一时尽兴,都只为了不想在家承受那震耳欲聋的孤单。当有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你的时候,记得要撑下去,死都不要承认,因为“宅女”,是要被歧视的。
二十好几,开始传来女友出嫁的消息。一边骂她们笨,一边羡慕她们头上那顶白纱,口上却还假装潇洒的说:“花花世界才刚落入我们手里,情场上的竞技赛才刚要开始,嫁什么嫁?”。转个头,偷偷去算命,找师父问姻缘,花掉了不少银子,结果时间依然剩下不少,却哪里都去不了,更不想到街上去参观Lolita的时尚和punk粉丝们的悟空头。
周末,躲在家写部落格,线上游戏亦能调味麻木的生活,买一间酒吧,当个贵妇,然后隔着msn大玩暧昧。爱你爱到死的轻狂已成后青春期的童话,如今的红粉知己可以有很多,男朋友却一定要慎选,碎一地的镜片把幻想磨成了利器,刻画在日历的空白处。
将近3/4柱香……
三十拉警报,小腹开始突起,脸上开始抹上防皱霜,也听说胶原蛋白能延缓老化现象。同时,不把SPF 150的防晒乳带在身上,更从此成了天方夜谭。如果还有登徒浪子只单纯垂涎我们的美色,二十好几的我们会很伤心,这证明一手打造的知性形象尚未成功,革命有待继续。
要看一个女人的成长历程,就去看她的衣柜吧!打开衣柜,发现白色的衬衫越来越多,红色和黄色已经落到考虑名单以外。为了应付突发场合或约会,一套全新的连身晚装一定在衣柜里全天候待命,放了好几年也没派上用场,年终大清货的交给了环保天使。芭蕾鞋盛行,二十好几的我们依然独爱高跟鞋。年终晚宴,把55寸的身高交给4寸高跟鞋,全场乱飞,即使无法与妹妹们拼可爱,也要坐足整晚,这种就叫做“地位”。
大势已去……
经过一番颠簸,身为Kidadult的中坚分子,我也开始明白任何形式的“真”,都只专属于5岁或以下的儿童。于是开始启发原始血液里的“贱”,把它修成一种了不起的生活智慧。抛弃Hello Kitty,抱起南方四剑客,与其让生活来强奸我,不如由我主动出击。原则和底线是赢家的口号,小番薯的我只要确保杂志不脱稿就好了,美好的未来不由得二十好几的我们来期待,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算老几。
带着千禧年的祝福走出校园,尽管发现头顶那盏耶稣光只有装饰的效果,二十好几的我们也得撑下去,闭起眼睛,忍一忍,绿洲就在前面。
喂,我已经花了一柱清香的时间去思索这如此重大的问题,来去如风的忍者,你听到了吗?

2 comments:

累鬼 said...

大丈夫!大丈夫!开心的期待三十吧!
你是没有问题的!


......记得以前有个人说过
她说: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我说:为什么不能?
她一直都没有回答?
到她走后我才开始有一点点明白。。。

Kit said...

以前,
我也曾对人说过这样的话,
以前,
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