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11.2009

变形


-->
-->
往前走,生活从简单到复杂,站在指示牌前,感觉自己回到生命的最初,一只往右游走的阿米巴虫,与擦肩而过的高等动物相比,这一身结构虽然单纯得可笑,却自由的可以。
可笑,确实可笑。忘了自己是一只生活自由的阿米巴虫,自以为是地背负着“我思故我在”的使命向前走,以编造精致的谎言为生,文字里堆叠着脆弱的真实,为了证明自己的存活价值而斗争到底,那时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想得越多越是聪明,越是没有人读的书,我越是要读;越是没有人说的话,我越是说得大声,因此我离开了村上春树的怀抱,在他的作品风靡书架上的排行榜后,我把那艘开往中国的Slowboat深埋床底。
你们或许会说,这是我个人的喜好和偏见,但无可否认,大众流行文化(Pop Culture)的确在改变着人类的思考模式,恍如站在指示牌前的自己,深觉被迫往右的动作是一种无意识的压制,让我无法诚实的呼吸。向右的箭头背后,满载着盲点,当你我他都同时被右边的风景吸引而迷醉的当儿,往往就会错过从左而来的风光。
华丽的现实让我几乎忘了自己是一只生活自由的阿米巴虫,在泥沼中可任意蚕食敌人的脑细胞,微小的生命远远超越了宗教、种族、国籍的约束,尽管如此,却无法挣脱达尔文的预言,变形的阿米巴虫,该向右走还是向左走?是遗憾,也是可笑。

6 comments:

谢 ma ru said...

现实往往不由自主,不是想往左就能往左。
即使深知被迫往右的动作让我无法诚实的呼吸也好,即使知道向右的箭头背后满载着盲点也罢,我只知道,当急流要把我冲向右方,我再怎么往左,也只是徒劳。可笑,现实当然可笑。可悲,现实当然可悲。Comedy is tragedy happening to someone else...我们天天都在这个既可悲又可笑的现实中度日子。

Kyle 卡尔 said...

拍摄时小心车辆
=='

Ervin Ling said...

'我只知道,当急流要把我冲向右方,我再怎么往左,也只是徒劳。'

说得很正确!
阿米巴虫很难从一个地方去到另一个地方,占在树叶上,随风而去;这就是他的命运。
只要天天努力,从一个出发点,寻找一个终点;抵达了以后,再另寻新的出发点,继续寻找终点;这也是我们长辈们怎么活下来,把我们养大的过程吧! 我是这么想的咯。

kengchoon said...

很欣赏你的作品。
不好意思,这篇看了不明白,有得解释吗?

winnie said...

喜欢这张图片和文字.
想说一句... 不管怎樣都要为自己的生命加油!

fish said...

Amoeba living on the tree leaves??I guess no. Anyway, kit, no worry. Amoeba basically can't define left or right. It just swim around. The best thing bout Amoeba is it always in an evolving feature. everyone has its own strength & weak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