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13.2009

未知


--> --> -->
未知,犹如一颗海螺,捡起来的时候,你不会知道那华丽的外壳底下有没有存活着生命。在印尼PadangSikuai海边,我偷偷地“拐带”了数颗海螺和贝壳,放进口袋里不久,发现有“东西”在蠕动,随之而来的阵痛瞬间流贯我体内首尾衔接高达62千英里长的血管。
啊啊啊,我被咬了一大口!看似平静和善良底下隐藏了重重危机,对于阴谋,尤其是披着羊皮的狼,我自认为有犬类的嗅觉,即使无力执起批判的工具和武器,心中澄明的是非对错依然像路灯般照耀着,指引着我。
知与未知是相对的,在伪善面前,我双眼紧紧盯着对岸那空洞的眼,他们犹如野兽般狰狞地爬行,穿街过巷的蛊惑人心,一个个腐败的身上满是深不可测的城府,蜚短流长的空气里我嗅到了彼岸花开的香味。
有一些未来,你不知,我不知,我们平等,但我心被某种“东西”咬着,尽管未来的依然处于未知,但我相信海底里深埋的海螺可以给我一些启示,正面的。
彼岸花
荼靡(tu mi)花,在佛语中叫做彼岸花,属蔷薇科,落叶乔木。花白色,有香气。初夏盛放,此花过后,再无花开。它还有个梵语名字,叫做:曼珠沙华。象征着绝望和死亡。

3 comments:

Ervin Ling said...

希望你开开心心咯,
I feel you're sad when writing this.

JACQUELINE LAW said...

給你個擁抱。。

kengchoon said...

太神奇了,令我想起spiderman主角被咬伤时的情景“阵痛瞬间流贯我体内首尾衔接高达6万2千英里长的血管!”可能会戒不了变形为....海螺女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