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6.2011

凡事留一线



毒舌当道,这是一个批评因子作祟的年代,批判精神牢牢植入灵魂的深处。有时候,我们会误以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评论家,一手竖起食指,另一手插在腰间,从结构主义、女性主义、马克思主义,一直到新女性主义的出现,这些学术理论都成为我的批判依据。
拜读激进的批判理论,从未感到厌倦;但有时候回过头想一想,就算相信自己的观点,也不需要抗拒一切、排挤一切。
人类是群居的动物。扭开电视、翻开杂志,或者探听路边社透露的消息,轻易发现人群中那条毒舌的厉害,但这样的世界……美好吗?我想,如果我今天走在街上,搬一个凳子站上去,幻想自己站在海德公园的尽头,高声朗读(我认为的)丑陋真相,下一秒钟,我会因为揭露真相而名利双收吗?
若是如此,我将不再是我。
想了两秒钟,决定不干这种勾当!
耳边忽然想起大哥们当年教我的一个字:KARMA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如此简单的道理,你应该要懂。祝世界祥和喜乐!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