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9.2009

沈慕羽


沈慕羽,新生入学的第一场周会,我从陈顺福校长口中听见这个名字,只觉得他是个人物;
沈慕羽,在高三统考预考的马来西亚史出现,那时只觉得他是考卷上的一个题目;
沈慕羽,在教总的小庭院里,学长遥指他的背影为我介绍,看着那年迈的背影。那时对我来说,他也不过是一位细心为花草灌溉的老人……
200915日,这老人走了,电邮如雪般飞至,没良心的我这时才发现他不仅是一个人物、不仅是考卷上的题目、不仅是一位为花草细心灌溉的老人,堆叠如山的荣誉和成就将刻印在 华教的殿堂上,用不着我去复述。就如第一次看见沈老的背影,他的一生就像劳动中的园丁,勤奋地耕种华教的疆土,培育灌溉新生的绿苗,如此专注。
死者已矣,有心者为他编写“沈慕羽四大事业”的文章,用文字记载他毕生的贡献,这是合情;执政、在野的达官贵人们争相瞻仰沈老的遗容,用感触地语气来表扬他的贡献,这是合理。然而,在合情合理的字里行间,我隐隐地看到了别扭的一面。
风雨中飘摇的新院,我从那里走出来,如今站在那大门前,尴尬是有一点。“华教尚未成功,华裔仍须努力”,沈老先生的教诲,这些大人们听懂了多少?捍卫华文教育、不惧强权、据理力争……看起来,敢怒敢言是做到了,背后捍卫的是什么?心怀鬼胎的他们心里有数。政坛上厮杀的政客们在丧礼上鞠躬、握手,顺势在灵堂前发表伟论,这些谁和谁都没有政治目的吗?
灯尽油干,诚如何启良所言:“沈慕羽一生的经历和遭遇,是80年来华人社会在马来亚承受种种变迁的一个缩影”,在惦记他的同时,也不免感慨。
独立52周年的烟火都落幕了,2020宏远的第2点挑战也清楚地写好要培养一代自由、坚强、自信的马来西亚人(To produce a Malaysian community that has freedom, strength, and full of self confidence),马来西亚人,即不是马来人,也不是华人。就这一点而言,官爷们的思想格局还真是“逗趣”,一边高喊“2020万岁”,一边呼叫“寄居论”,说要“用华人的鲜血清洗马来短剑”。
斯人寂寞,悠然去矣。沈老先生的“华人本地化”并没有实现。我这短小的生命恐怕也没有这个荣幸能看见这一幕,是遗憾吗?江声不尽英雄恨,九泉之下的沈老该作何感想,这心中的憾事并不是浩浩荡荡的万人队伍能弥补的。
沈老先生,一路走好!您一生主张民族平等、厌恶种族主义,您这遗志的格局之大乃是我这等蚁民帮不上忙的,但(我相信)您的精神仍会在马来西亚华社心中延续燃亮着。未来的公平社会,就靠他们了。各位官爷们,希望下一代的小朋友能有幸听闻你们那尊贵的大名;希望下一代的同学们也在教科书上也读到官爷们的贡献;下辈子在大街上看见你们的身影时,希望也能亲眼目睹你们头上的那顶光圈,加油了!
沈老先生,您一路走好!不从政,也不当官,年迈的沈老先生在教总的小庭院里宁为花草奴,至今这老人的背影依然叫我如此忘不了。
后记:沈慕羽在20081226日因肺部不适而入院就治。2009121日出院与家人欢度春节,但在23日(年初九)凌晨1时再度入院留医,却在5日夜晚8时要求出院回家,而在当晚915分在家人的陪伴下,安然辞世。他与已故太太曾月霭育有63女。

2 comments:

yuki said...

还记得那时从沈老手上接过文凭的一幕,那画面是如此清晰,可是现在已成为遥远的回忆了。。。一路好走。。。谢谢您为华教付出的一切。。。

Oracle 欧洛格 said...

看到很多关于沈老的文章,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沈老,就像华教的长辈,像一个父亲,带领着华社无怨无悔的一直在奋斗,在努力,我们却辜负他的努力,身为独中生,我愧对这一个身份。

沈老说的一切,做的一切,身为独中生的我从来没有关心过,没有努力过,甚至,是漠不关心的。

出来社会之后这么多年,才醒悟,迟吗?

忽然间,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