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03.2009

远航

对于一个善忘的人来说,旅程中的影像记录是十分重要的,也正因为录影和相片能明确的承载记忆,于是每次出门前,我都会习惯性的把相机带在身边。虽然学过半年的新闻摄影,可是功力老早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荒废了。最后留下的只有老师曾经在课堂中说过的那一句话:“退一步、走前一步、转一个弯、换一个方向,看见的,可能就是不一样的风景。”

这一次,我带着轻巧的“小机”,南下到新加坡港口,准备来一场顶级的豪华“海上之旅”。经过6个小时的长途跋涉,顿时眼前一亮,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邮轮。长268米,宽32米,共76,800吨,这一艘巨船载着接近两千名乘客和船员,以24海里的平均巡航速度往前去。

置身在这一艘以高超的航海技术、人力、物力拼凑而成的邮轮里,齐全的设备、明确的航海路线、让我不禁回溯那一段高中时代读过的百年航海史。人们对海的响往拥有不下百年的历史。哥伦布就开辟了横渡大西洋到美洲的航路,创造影响深远的地理大发现;郑和七次下西洋,在亚非三十余个国家及地区写下中国人的航海记录。由此可见,当时的航海家们并没有被“未成熟”的航海技术拖慢脚步。

飘浮在孤独的海面上,我感觉渺小。海浪的幅度不时在提醒我,陆地已经离我遥远。出发之前,一位刚认识的朋友就传了一通简讯给我,主题为“海上必做的三件事”,分别为:看日出、看日落,和享受海风。看着这几行小字,我心想:漫漫旅程,我总会有机会完成以上所有指示。可是,世事却未必尽如人愿…

如果说错过是一种遗憾。我在辽阔的海洋上,前后错过了5次日出。你能想像那是怎样的“一些”错过吗?种种的意外、恶劣的天气、闹钟的出错,都让我与“看日出”无缘。反而是“看日落”,却成了轻而易举的事。傍晚7点15分,光的折射把海平面照得金黄。坐在地中海似餐厅的落地窗前,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欣赏夕阳的轮廓。新鲜海带沙拉、烟熏三文鱼、巧克力慕丝和香槟,把迷人的黄昏点缀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夜里的海,充满了野性的呼唤。海浪的咆哮和零散的船笛声交错在耳边,彪悍的海风在甲板上蛮横的刮打。多天的漂浮,让我开始有一些挂念起踏实的土地。一望无际的公海让我想要靠岸、想要回到那一个熟悉温暖的家。

6天5夜的欢乐假期转眼已结束。习惯了海的起伏,我着陆后,反而有些许不习惯,老是觉得地板在晃动。站在宏伟的大船前留念,我想再回到海上去,回到那自由的海天之间……

后记:此文曾刊登于2007年第9期《旅游玩家》

3 comments:

恆毅 said...

呵呵,夕陽確實比日出難錯過很多。大概每個坐過遊艇的人都會有同感。
我記得上一次在地中海前往威尼斯時,一邊讀Harry Potter,一邊看日落,而且還是HP校長去世的一段,很感觸……

Ervin Ling said...

I like Sunrise... it is full of hope ^^

Kit I saw u in my game^^ restaurant.

yongxiang said...

胆固醇!!!胆固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