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08.2009

清明


-->
清明时节,路上的野花开得灿烂。早晨六点,我从床上爬下来,今天是扫墓的日子,昨日完结的生命将在今天重回身旁。
“妈妈,你知道有什么东西的速度快过闪电吗?”
“不知道。是兔子,还是乌龟?”妈妈在专心地折着金银纸。
“妈妈你乱乱猜的。是这个。”我向自己的头袋瓜儿比了一下。
那是思念,亲爱的爷爷奶奶,当我想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就在我身边。与繁文缛节无缘的我总是无法记住祭拜的仪式,搞不清楚后土和大伯公是谁,要先摆放贡品还是先烧香点火,但我心里明白我是喜欢清明的,喜欢清明时节的纷纷细雨,喜欢遥望生死的凄美。
爷爷、奶奶,让我最开心的时刻就是走往你们新家的路上。从前总是希望能有一条长长的小径,两排狗尾巴草在风中摇晃,妈妈带着弟弟和我,还有奶奶最爱吃的黄酒姜鸡和爷爷最爱的梅菜扣肉,一边唱着你们教我的民谣,一边聊着关于你们的故事,一路走到尽头,你们就在哪里等着我们的来访。然而,这一路是多么的宽敞、康庄,走没几步就到了。听着三舅的指令,一人一个动作,瞬间就把扫墓的仪式完成了。
“奶奶,来收你的衣服,还有漂亮的绣花鞋、发夹!爷爷,来收你的Astro啦,酱以后你就有凤凰卫视的新闻台了”,一阵风吹过,烟熏进了我的眼,沉甸甸的积雨云把扫墓的心情压得低低。不过半小时就结束了,这么匆匆、这么匆匆。没来得及和爷爷奶奶聊天,没来得及告诉他们关于我在这一年的故事,匆匆的我走了,带了满身未完的眷念。
一座座新碑旧坟立在山头上,等待后人的仰望和探访。单座、双座,每座坟都住着一段故事,想必也有一些遗憾。
“如果我死了,你记得要把我火化,然后撒入大海,这样我才可以遨游四海,无拘无束”,回家的路上,妈妈看着窗外默默地说着。
“我会记得的。如果万一是我先死,你也千万要记得把我火化,然后撒入大海,这样一来,等你也走了以后,我们才可以一起去旅行,真正无拘无束地遨游四海”,我也轻描淡写地回应着。
“呸!大吉利是!不要乱说话!”,妈妈敲着我的头盖儿说道。老人家就是这样,自己心中老是想着那回事,却怎么也不让年轻人去想。然而,我那脑袋瓜里的小宇宙却由不得我来控制。
矛盾的心还在想着那件事!爷爷、奶奶,其实我真的无法相信你们还能记得尘世间的俗事。清明,也只不过是一种仪式,叫人学会饮水思源,知恩莫忘报。如此浅白的道理,我又怎么会不懂,所以也就不需要劳师动众地去加以宣扬,况且过了那道奈何桥,大家都已经没有关系了吧!
矛盾的想法在急速回转的路上!爸爸、妈妈,其实我喜欢清明并不因为清明本身的关系,说到底我只是喜欢一家人一起专注地做好一件事情的感觉,就像除夕夜晚的团圆饭、冬至的汤圆大餐……
清明时节,路上的野花开得灿烂。昨日完结的生命把今天在生的人儿们拉近。一家人一起过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4 comments:

老颜 said...

真细腻。看了感动。

Ervin Ling said...

看了叶子,读了清明,恰恰好我也和家人扫墓回来,感觉不错。我连我阿嬷的样子都没见过,可是每一年都回去扫墓。

‘昨日完结的生命把今天在生的人儿们拉近。一家人一起过节’嗯,没错,就这样,我们就能够有更美好的一天,生活也不单调无色了。

yongxiang said...

写挥春~ ~ ^^

Eunice said...

洁,我们真的太久没碰面了--